林清玄笔下那些即美而又深刻的句子国医大师支招:三伏天如何“清补”20160407北京卫视《养生堂》国医大师养生经胃肠(上)

国风人文图典|芦花放,稻谷香

芦 花
捻一寸光阴,成烟尘
但是相思莫相负,牡丹亭上三生路

秋天是落寞的,秋天又是斑斓的,一抹浅浅的秋,带着朦胧的美感,带着雅致的神韵,一次次将人们的心情带到含蓄而深刻的境界,有人说,秋叶落下的是悲伤,未免过于伤感,其实,缤纷的落叶一如那落花般散落着,那么的安静、那么的淡定、那么的从容。秋天,在我心中是最美的季节,和其他季节相比,曾是历尽千帆以后的沉淀,是阅尽繁华以后的从容,也是对季节轮回的渴望。步入人生的秋天,那种感觉与欣赏大自然的秋色,道理其实是一样的。

上海横沙岛岸边芦苇 蒹霞苍苍

芦花风彩 郁郁苍苍

上海崇明岛湿地芦苇

还是20年前的那个秋天,我在横沙岛的老友邀我去岛上小住几日,秋天的横沙岛真是别有一番风情,还长久地存在于我的记忆里。横沙岛的秋天,真是美不胜收,岛上秋风萧瑟,岸边周长着连线成片的芦苇,大道旁的滩涂、水中铺满了开花盛期的芦苇,这个广阔的芦苇丛,经历了初春时的嫩绿、盛夏时的挺拔、到秋天显得格外壮美,最令我难忘的是漫天飞舞的芦花,潮起潮落,涛声阵阵,远远望去,那大片大片泛白的芦花,像雪浪起伏,似白云翻转,它们正随风光旖旎的长江水的律动而闪着银光……眼前横沙岛秋天芦花的雅韵,真想写一首赞美的诗歌,可惜我不是诗人,还是缺乏诗人的才情啊!

江苏无锡太湖边上的芦花

后来,我去无锡,在太湖边上看到的芦苇荡又是另一番风情,水天一色的太湖,平静的水面,远望青山倒影,近处丛丛芦苇;一支支芦苇笔直的挺立在水中,青青的苇叶已经转黄,白色的芦花在风中飘舞,“渔舟唱晚”的景色中,晚归的渔船连同柴油机发出的马达声,惊起了安息的鸟儿,飞向湖中深处。太湖之滨与横沙岛风情略有不同,但异中有同,芦苇也总是会茂密地铺在滩涂、长于近水中的。它们紧紧抱团,密密连带,形成了浩浩芦荡,使得太湖边上在增添绿色景观的同时,又筑起了一道效果奇特的防浪墙。芦荡沿不见尽头的太湖岸周延伸,如同积雪样铺开的芦花在湛蓝天穹下、碧澄湖水边闪亮,让人远观、近看都是十分壮观的。

说起芦花,不由得使人们想到《芦荡火种》《沙家浜》演绎的故事,讲述的是抗日战争时期,新四军某部指导员郭建光带领18名伤员来到沙家浜养伤斗敌顽。沙家浜就在太湖之滨,如今的沙家浜芦苇荡风景区早已成为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、国家4A级旅游区、华东地区最大的生态湿地之一,竹林幽径、阡陌苇香、柳堤闻浪、隐湖问渔、双莲水暖。芦苇荡里蒹葭苍苍,芦花随风而荡,却止于其根。若飘若止,若有若无,如云般飘渺,而系于其根。世异则事异,如今的芦苇荡已经是另一番味道了。

摇曳在秋天大美芦花

洁白的芦花腾空而起,如漫天纷飞的白雪

关于芦苇的诗句散落在历史的书卷中,可最初的是来自《诗经》的“蒹葭苍苍,在水一方”,再没有哪一个词能比“苍苍”更能写出芦苇的韵味,而这种韵味只有在深秋时节才能体会得到。“夹岸复连沙,枝枝摇浪花。月明浑似雪,无处认渔家。”(唐·雍裕之)、“芦花千顷水微茫,秋色满江乡”(宋·陈亮)、“千里江山寒色远,芦花深处泊孤舟,笛在月明楼”(辛弃疾)、“天接苍苍渚,江涵袅袅花。”(金·吴激)……总体来说,这些诗人笔下的芦花,从芦花的生长环境和生长姿态,以及盛开之盛,描绘了历代作者所能感受到的芦花之美。

看多了人间培植的各种花卉,感觉芦花有一种别样的静美。远远望去一片片如轻烟如薄云,一片白茫茫云蒸霞蔚,微风吹拂中,芦枝摇曳,芦花轻扬。这些年,随着沿太湖地区经济、社会发展,经几年铁腕治污、科学治理太湖,太湖水质不断改善。这一切,被称做美丽太湖“净化器”的芦苇,也是起到了净化水质作用的。

秋风起 芦花盛开 也掀动着人们的思绪

上海崇明岛的芦花记忆

江苏扬州高邮枣林湾的芦花正是吐絮时

大美芦花

2019年9月9日于沪上五角场凝风轩

责任编辑:林清玄笔下那些即美而又深刻的句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