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清玄笔下那些即美而又深刻的句子上世纪80年代的北京,你还记着照片中的这些东西吗?这本89年前的豪华巨制摄影书,沉淀了老北京的纯美

实用主义在企业中的功与过

人人都说摄影难,他们却通过自学拍出惊人大片!
摄影纪实西北人的“犟脾气”
中国火车人文摄影第一人,坐镇摄友会直播间丨本周四开讲
声明

作者:彭剑锋 华夏基石管理咨询集团董事长

来源:华夏基石《洞察》杂志总第40期

华夏基石管理评论为华夏基石《洞察》杂志读者服务号

欢迎转载,请通过向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

管理咨询及其他合作事宜请联系市场部:010-58752828转863、编辑部:010-58752828转801

如同改革开放初期一样,中国经济转型时期的首要问题依然是理念的转型。没有政府执政理念、社会的文化理论变革,中国经济就没法真正进行深层次的变革。

当生态经济、互联网、分享经济等概念风起潮涌时,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的挑战是文化的创新、观念的创新,以及思维的创新。中国企业发展到今天,也要进行深层次的文化变革及观念上的转型。

中国社会的文化在实际层面,实用主义文化是主流。中国的企业也是如此,崇尚实用主义文化。过去的30年,中国经济需要在全球产业分工体系中寻觅生存之道。相应地,文化也需要以生存为第一要义,否则就谈不上发展。可以说,没有实用主义就没有中国经济的今天。

在实用主义文化为导向的情况下,企业文化变革存在以下三个问题:

第一,企业家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转型难以自我超越。文化的本质是价值观和行为方式,企业家首先要进价值观和行为方式的转型,要从企业家的企业转到企业的企业家。

现在很多企业的企业文化其实质是“老板文化”,是老板把个人的价值观强加给员工,而不是企业共享的价值取向。在企业中,企业家个人的价值取向没有真正形成企业的共识,形成企业的组织文化;只有企业家个人文化,而没有组织文化,而只是把老板个人的文化当成企业的文化,这是企业面临的挑战。

过去,企业是在实用主义文化、在非规范的市场环境下诞生并生存的,累积了很多“成功的习惯”,但在面临新的挑战时,这种“成功的习惯”确实无法适应。一般来说,中国民营企业文化带有非常浓重的企业家的个性特点,不管是决策方式,还是企业的整个文化氛围,基本上与老板的个人偏好和价值取向密切相关。换句话说,如果这个老板的价值取向符合时代的要求,这个企业可能就做得很好;如果这个老板的价值取向与整个时代相悖的话,企业就做不好。所以,如果企业家很难改变过去成功的习性,在文化上很难实现自我超越,那就会成为企业转型升级发展最大的挑战。

第二,形式上的集体主义,本质上的个人主义文化。中国人很难组织起来,这是根源性的问题。在漫长的农耕文化中,中国人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小农经济意识,人们的价值取向还是以个人为核心,个人超越组织,这是现在很令企业家困惑的一件事情。企业高层在讨论企业的文化和价值观问题时,是以组织为核心的,但真正在判断价值立场的时候,又是以个人利益为出发点,以个人为中心。企业之所以组织不起来,就是因为形式上的集体主义、本质上的个人主义在作祟。

当然,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中,企业家自身也存在天然的价值观缺失,即信仰缺失的问题。

其实,华为过去30年的成长中也奉行实用主义,经历了一段野蛮成长的阶段。但华为的伟大之处在于,他只是把这些做法看作是短期行为,是在中国当时的环境下为了生存不得已而采用的手段。但很多企业却没有意识到这点,而是认为“一朝为贼”,便终身不可能抹去这个烙印,失去了追求光明的原动力。

但华为不同,在他们的内心中,一直有所有追求,认同企业的长期发展一定要有信仰,一定要以客户为中心,其文化理念的导向一直强调正向牵引。导向是正能量的,整个文化是正能量的,而且不断在影响整个社会。可以说,华为在实用主义和理想主义找到了一个平衡点。

在中国“摸着石头过河”的特殊环境下,曾经出现过文化的扭曲,造成了企业家行为的扭曲。在这期间,有正能量牵引的企业,渐渐走向正确的轨道,企业就会越来越规范,越来越制度化。

从历史发展的角度,我们应当理解中国企业家在特殊的生存环境下的做法。

但当经济面临新的结构转型时期,中国经济进入真正靠创新和人力资本驱动的时代,从以追求GDP为主转换为追求品质和效率时,整个社会价值的文化导向也在发生变化。没理想、没追求的简单生存文化是没有前途的,是没有未来的,也无法得到世界的尊重。对于企业来说,如果一直着眼于求生存,满足于现状,而没有前瞻的目光,没有打造百年老店的强烈愿望,持续发展也就无从谈起。

第三,契约精神缺位导致知行不合一。

中国没有经历过工业文明的大洗礼,是在三十年里浓缩了西方工业文明二百年的里程。所以骨子里仍然是小农经济意识,是以个人价值取向为核心的一种个人主义文化。虽然我们实行市场经济有三十余年了,但并没有建立起真正意义上的以契约精神为核心的现代商业文明。

所谓契约,最简单的理解就是说到做到,对于已经签约的事情,做不到会受到应有的惩罚。缺乏契约文化会导致人们在关键时刻不讲规则,不按牌理出牌。缺乏契约的约束,就会造成言行不一致的情况。而现在违背契约的成本又很低,导致大家更没有契约精神。

王阳明曾提出知行合一,中国文化本质上知行并不合一,说一套做一套,是很典型的“扛着红旗反红旗”的做法,即所谓的执行力差。这种文化生态对组织的破坏性是很大的。

我们的传统文化中的“契约精神”主要是基于“面子文化”,基于他律的。“面子”是有规则的,是照顾到群体规则的,基于面子文化的道德约束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契约精神。比如,五个人之中有四个人都说这个事儿不能干,剩下的一个人为了顾全大家的面子,最终也选择了从众,以取得群体中绝大多数人的认同。但是,现在的问题是新生代的90后更实在坦诚一些,他们认为是的就是的,错的就是错的,更讲究基于事实、基于结果,讨厌虚伪,不喜欢当“应声虫”。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更直接的实用主义者,面子文化隐隐然有无法维持的趋势。

管理咨询及其他合作事宜请联系市场部:010-58752828转863,编辑部:010-58752828转801

责任编辑:林清玄笔下那些即美而又深刻的句子